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3 07:23:0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印度手机号注册的微信在发送消息时会弹出一个信息框:“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,我们现在不能向你提供这项服务。” 作者微信朋友圈截屏图我试着向廷库发了一条微信,看看他这个“坚信不会封派”是否侥幸逃脱,然而,6天过去了,杳无回音。看到当初借钱给廷库时居中转钱的旅馆老板发了一条朋友圈,凡是用印度手机号注册微信的,如今想发微信,手机界面上会即刻弹出一个信息框,上面的英文写的是“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,我们现在不能向你提供这项服务。”库玛、廷库跟我微信失联的这一天,7月24日,印度新冠病毒的累计确诊人数超过了132万,累计死亡人数超过了31000。而且,疫情似乎根本没有接近拐点的迹象。(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朱可 作者系自由撰稿人,南亚和东南亚问题观察者)相关报道:印度宣布禁用59款中国应用 包括TikTok和微信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0来岁的库玛自己经营着一家简陋的日用品商店,是那种印度街头最常见的个体小店铺。我曾经向他了解印度小商家的经营状况,他也向我介绍了他的生意经、他的家庭,以及上次大选期间他的政治态度。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的11月,库玛说家里刚添了第三个孩子,是他盼望已久的女儿,而他的岳父却去世了。他向我吐槽印度公立医院的拥挤低效,他岳父就是在那里因为排不上号而耽误了病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进入5月后,印度的疫情开始向着我不愿看到的方向发展,我和印度朋友之间微信聊天的口吻也来了个180度转向。这次,轮到我来祝福他们阖家平安,而他们则纷纷为居家两个多月无所事事而唉声叹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疫情中两个借钱的印度朋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3日报道,遭受袭击的是当地的一处国家监狱,一辆装有炸药的汽车在正门处爆炸后,多名武装分子对安全部队发起了攻击。据当地一名自由记者萨尔瓦里称,武装分子占据了监狱内部的几座塔楼,尚不清楚他们是如何携带大量武器和弹药进入贾拉拉巴德市的。当地警方发言人称,约100名囚犯试图趁乱逃跑,其中大多数囚犯已经被安全部队抓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 8月2日报道,克莱伯恩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的“国情咨文”节目中表示,特朗普为了推迟大选而大动干戈,可他并没有权力这么做。克莱伯恩指出,他不认为特朗普会在输掉大选后乖乖离开白宫,“特朗普没打算举行公正的选举,我认为他会采取一些‘紧急措施’,好让他继续在白宫待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去几年中,我先后8次到印度旅行,结识了不少涵盖各个行业的印度朋友。他们中的一些人一直与我保持着联系,而我们之间联系的方式都是通过微信。实际上,微信在印度并不算主流的社交平台,不过,凡是与中国有文化或商业往来的印度人都会使用这款软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份,我这些印度朋友率先在微信上向我表示了慰问,库玛和廷库也在其中。他们送上对我和家人的祝福,希望我们能够平安渡过疫情。我向他们表达了感谢。尽管他们所在的城市当时只有个位数的确诊病例,我还是不忘提醒他们,千万不可大意。在我内心深处,对印度、对印度人有着颇为复杂的感情。疫情期间,我除了关注国内的疫情发展,也密切关注着印度的局势。一方面,我深深怀疑印度政府对于疫情的管控能力;另一方面,当中文网络里出现对印度抗疫措施的质疑或嘲讽时,我又会不自觉地替印度辩护几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下旬,我的两位印度朋友——库玛和廷库先后在微信上找我借钱。那时候,印度刚刚结束了长达两个多月的全国封锁,而其境内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却从封锁前的519例上升到了9万多例。印度政府的封城措施并不奏效,但还是迫于经济下行的压力,解除了全国性的封禁令。如今,印度的累计确诊病例已将近160万,3.4万多人因此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家在印度开展业务的中国手机厂商人士29日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由于印度国内抵制,该公司产品的销售受到明显冲击,尤其是在疫情的影响下,损失更大。